1月21日,謝先生向海南網記者投訴稱,鑫馬綜合樓南沙路拖欠一百多名民工三百多萬的工資近一年。(南海網記者 孫令正 攝)
  農民工謝先生說,該工地目前還拖欠110多名農民工的300餘萬元工資。雖然他們多次跟總包工頭交涉,但因為“發包公司沒有把工錢撥下來,所以總包工頭也很無奈”。(南海網記者 孫令正攝)
  南海網海口1月21日消息(南海網記者孫令正 實習生 陳獻躍)1月21日,謝先生向海南網記者投訴稱,鑫馬綜合樓南沙路拖欠一百多名民工三百多萬的工資近一年。對此,工地發包方稱“工程還沒有驗收,所以無法支付剩餘的款項”。
  投訴:工地拖欠1百多位民工工資300多萬元
  據謝先生稱,他們都是來自四川、安徽等地的農民工。2012年底開始進駐海口市南沙路鑫馬綜合樓工作,整個工程在2013年的三月份已完工,但發包方至今無人驗收。對此,謝先生說,當時合同上寫的清清楚楚,“一完工便驗收,而工程發包方海南龍易暉事業有限公司並沒履行規定去驗收,一拖再拖,眼看春節將至,一百多名員工沒有拿到工資,連家都回不了”。
  謝先生說,該工地目前還拖欠110多名農民工的300餘萬元工資。雖然他們多次跟總包工頭交涉,但因為“發包公司沒有把工錢撥下來,所以總包工頭也很無奈”。
  總包工頭:發包方不給剩餘工錢
  當天上午10時,記者趕往海口市龍華區政府,謝先生一行正與相關部門交涉。據謝先生稱,自己承包的是塗料工,在一般情況下帶領7名員工,如果工作量比較大的話會向外招聘臨時工,現在工錢沒有拿到,手下的員工和臨時工的工資還沒有發給他們,本來以為一完工就可以收到工資,但是作為發包人的龍易暉事業有限公司不守信用,沒有按《建築裝修工程施工合同》的規定給發工資。 “工資拖欠了差不多一年了,錢收不回來怎麼辦?回不了家過年怎麼辦?”謝先生對此非常無奈。至今該組還拖欠十二位農民工的28萬元工資。
  據瞭解,除了謝先生的塗料組,該工地還有水電工、綠化、鋼筋、木工、泥工等7個工組。
  蔣先生是該工程的總包公頭。他向南海網記者介紹,他隸屬海口德豐傑投資有限公司。2012年底總包了該工地的裝飾工程, “包工包料”,然後再把工程分成八種承包方式承包給以前的合作伙伴,員工總共有114人。
  據蔣先生介紹,這些員工大部分人來自四川和安徽,因為經常合作,彼此都比較信任,而這次他覺得“自己辜負了大家的信任”。據瞭解,從去年三月開始,蔣先生也為這件事東奔西跑,但阻力重重。他說,根據與海南龍易暉事業有限公司當時簽訂的《建築裝修工程施工合同》第六條的付款方式規定:“工程已完工就要驗收”,而海南龍易暉事業有限公司並沒有按照合同上的規定去驗收,“反而說不付款是因為沒有驗收,這種說法是自相矛盾的”,蔣先生說。
  總包工頭蔣先生說,根據與海南龍易暉事業有限公司當時簽訂的《建築裝修工程施工合同》第六條的付款方式規定:“工程已完工就要驗收”,而海南龍易暉事業有限公司並沒有按照合同上的規定去驗收,“反而說不付款是因為沒有驗收,這種說法是自相矛盾的”。(南海網記者 孫令正 攝)
  海南龍易暉事業有限公司律師:只是合同糾紛
  當天中午,南海網記者就此事採訪了工程發包方海南龍易暉事業有限公司的律師童先生。
  據童律師介紹,該工程原來是半拉子工地,因為遺留許多歷史問題,所以“手續一直沒有完備”。不過童律師說,當時跟海口德豐傑投資有限公司簽訂的施工合同約定,“工程驗收完畢才能支付剩餘款項”。
  童律師稱,海南龍易暉事業有限公司此前按照合同規定,已經支付給海口德豐傑投資有限公司300多萬元,“所以不存在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問題,只是存在雙方合同糾紛”。
  因此,他認為,“只有等待工程通過驗收,才能結餘剩下的款項”。不過,童律師表示,“公司正在全力完備相關手續,加快驗收的步伐”。
  勞動監察部門:此事件複雜,報政法委處理
  據瞭解,因為多次與對方交涉無果,蔣先生及其他民工於今年1月初向海口市龍華區勞動監察大隊舉報。
  當天上午,南海網記者也就此事聯繫到海口市龍華區勞動監察大隊相關負責人。據該負責人介紹,接到農民工反映的情況之後,該大隊也派員進行調查。根據調查結果,該負責人認為:“此事件很複雜,包括很多問題,特別是合同問題,雙方對合同的解讀都各不相同,這事件已經升級到法律層面了,超出勞動監察部門的職能。”
  該負責人表示,為了維護農民工的利益,目前,勞動監察大隊將把此案上報給龍華區政法委,“讓政法委協調處理此事,保證勞動者的的合法權益不受傷害”。  (原標題:海口一工地欠民工300萬元工資 回應:工程沒驗收)
創作者介紹

童童

uu77uuyu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